文华网

父亲又娶新人,算命的却告诉我亲生母亲就要团圆,后妈真是我亲娘

发布时间:2018年5月16日 / 分类: / 884 次围观

十八岁那年,父亲和母亲终于离婚了,结束了他们二十年来荒唐的婚姻,而有这样的结果,我的心里却是高兴的。两个本就不相爱的人,却被硬生生的捆绑在一起,无论对谁来说都是一种痛苦,作为他们的女儿,从懂事起,我就对父母的这种状态很是疑惑,到后来更是盼着他们早点离婚,这样对他们两个人都是一种解脱。

我十八岁,弟弟那年才十三岁。父母僵持了二十多年的婚姻终于撑不住了,这些年来,父亲骄傲,母亲倔强,两个人谁也不服输,平日间的相处只能用冷漠来形容,小时候他们还会顾及我的感受,装着恩爱的样子,可我长大之后,我更能看到这些虚假表面背后是无尽的冷漠。

离婚之后,母亲把弟弟带走了,而我也已经成年,自然不用选择跟着谁。而让我没想到的是,他们离婚才半年不到,父亲就找了新人。那天,父亲和我郑重的商量,说他想结婚了,询问我的意见,我自然没什么意见,这么多年面对一段没有选择的痛苦婚姻,倘若现在父亲能重新找到自己的幸福,我这做女儿的有什么不乐意。

梅姨和父亲的年龄相仿,也有过一段婚史,可梅姨却在三十出头的时候就离婚了,而她也没有争取到儿子的抚养权。说也奇怪,梅姨一进门和我们生活在一起,我家却好像是无缝对接了一样,我对梅姨也是倍有好感,就好像她从来都是这个家里的女主人,只是出了一趟远门,现在回来了而已,一切都是熟悉的感觉。

而母亲也时常让我去她那边,让我给弟弟辅导功课,而问起我父亲的事,母亲的脸上也没有丝毫的不快,反而说早就该这样了,有情人就该终成眷属,早这样他们两个也不用互相受累这么多年,现在的状态多好啊。

可我听母亲的话,总觉得她好像有什么事瞒着我,似乎梅姨和父亲也认识了许多年了。那天,从母亲家里离开,路过城里的一处命理铺。我也不知道为何脑子一热竟走了进去,也许是父母的疑惑,又或是对自己的好奇。这家命理铺我早就想进来了,但小时候父母却从不让我来,现在我长大了,也终于有了自己做主的权利。

我进去之后,师傅让我写好自己的生辰八字,付了些卦金之后师傅开始帮我测算。测算完之后我也不知道问些什么,而想到自己的家庭,就让师傅给我说说我的家庭。可师傅第一句话我就觉得很离奇,师傅说我们一家人刚刚团聚不久,要好好珍惜。我告诉师傅,我的父母最近才刚刚离婚,可师傅却说,他们本就不是一对,但我运气也的确不错,这些年来过的一点也不差。

之后师傅说了许多,很多我也忘记了,脑子里满是家里的事。回到家之后,梅姨正在外面,我试探性问父亲,我到底是谁的女儿?因为我自己也发现,自己和梅姨颇有相似之处。而父亲先是吃了一惊,接着神色也平淡下来。缓缓说道:"你这么大了,也可以知道真相了。"

梅姨真是我的亲生母亲,而父亲和梅姨当年本就是恩爱的一对。可爷爷却觉得梅姨进不了我们的家门,在那个父母指证成婚的年代,父亲和母亲都没有选择。可那个时候,梅姨却偏偏怀孕了。

父亲没有办法,同意了和母亲的婚事,那时候他没有经济能力,若不是这样,就留不住梅姨和我。而之后父母的婚姻,也是带着协议的,一直持续了这么多年。前年爷爷去世,父亲才终于和母亲提出了离婚,终于接了梅姨进门。

而梅姨这么些年来,生下我之后结了一次婚,可没几年就离婚了,连孩子都没有一个,一直一个人孤苦伶仃的,现在终于团聚了。而后来我去问母亲那边,母亲的说辞和父亲也是一样的,还说恭喜父亲终于是得到了幸福,而母亲这么多年来,从来没亏待过我,他们离婚之后,我们的关系却反而更好了。

也许该改口了,但我却始终改不过来,母亲不是亲母亲,但这么多年对我的照顾却是历历在目,我又怎么改的了口。而梅姨也和我关系很好,本应是矛盾的关系,现在却无比的通畅,母亲说她再不要结婚了,现在孩子也大了,一心扑倒在她的事业上。

推荐 娱乐 汽车 体育 财经 社会 游戏 女性 房产 科技 美食 健康 搞笑

  • © 2018 文华网
  • /
  • Powered by Typecho)))
  • /
  • Theme White-M by Mikeyz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