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咚网

熹妃传刘彻传攻略,汉武帝刘彻如何当上皇帝,刘彻最爱的女人,刘彻的宠妃王夫人

发布时间:2019-11-02 13:42 出处:网络 编辑:iCMS

“就算是安安的爹地威胁你,也是不可能的。”叶峻伊淡淡的说着,“哥不会再让以前的情况发生了。” “好。”叶栗真的忍不住了。 她抱着叶峻伊哭了很久很久,一直到霍子羁从昏睡中醒过来,看见叶栗再哭,立刻变得紧张起来:“你是谁,为什么欺负我妈咪。” 因为之前的大出血,霍子羁还显得面色苍白,脑袋也跟着这样的大动作,一下下的扯着疼,整张小脸皱了起来。 “安安,妈咪叫一声来。”叶栗一下子紧张了起来。 霍子羁却始终很警惕的看着叶峻伊。 叶栗了然,才解释:“这是妈咪的哥哥,安安应该叫舅舅的。” 这样的解释,才让霍子羁的情绪一下子放松了下来,虽然不情愿,但是还是礼貌的开口了:“舅舅好。” “嗯。”叶峻伊冲着霍子羁点点头。 那张小脸上的五官,起码七分像足了叶栗,自然的,叶峻伊对霍子羁也有一定程度上的好感,他冷峻的面容最大程度的放松。 霍子羁见叶峻伊的脸缓和下来,也跟着笑了起来。 叶峻伊倒是没再多说什么,交代了叶栗几句,就转身离开了。 叶栗送叶峻伊出去,而后才回来陪着霍子羁。 霍子羁虽然看起来还有些虚弱,但是毕竟是孩子,恢复能力很快,一从这样的恍惚里回顾神,立刻就问着:“妈咪,陆叔叔呢?他没来看我吗?” 叶栗没应声。 “哇——”霍子羁怪叫一声,“陆叔叔真的没来看我啊,我不要理他了,太不靠谱了!亏我还心心念念的为他好呢!结果我出事了,他都不来看我,差评!” 霍子羁絮絮叨叨的说了一阵陆柏庭,有些不甘心,但是更多的是失落。 这样的失落,叶栗从来没见过。 甚至是以前,霍擎苍没能赶回来陪着霍子羁过生日,霍子羁都没所谓的姿态,都不会露出这样的表情。 而一个陆柏庭,才区区这么点时间,却让霍子羁怎么都没办法忘记。 倒是霍子羁念叨了一阵,见叶栗一直没说话,才收敛了下:“妈咪,你怎么了?” “你很喜欢陆叔叔?”叶栗问忽然开口,问完后,她就觉得后悔了。 这个问题,霍子羁早就已经表态过,更不用说,霍子羁字里行间都表达的再清楚不过了。 倒是霍子羁看着叶栗的反应:“你和陆叔叔吵架了?” 叶栗又安静了下来。 “为啥吵架了?”霍子羁的求知欲很强,“我看陆叔叔挺好的,除了偶尔凶你一下,其实也是处处让着你的。” 他絮絮叨叨的说了陆柏庭一箩筐的好处,说道后面,叶栗都有些不忍直视了。 “霍子羁,你爹地知道你这样翘他墙角吗?”叶栗问着。 “什么是撬墙角?”霍子羁无辜的问了句,然后真的不客气的白了一眼叶栗,“何况,你和爹地又不是那回事。要真是那回事,按照我爹地那人性格,怎么可能任你在丰城红杏出墙?”

第一卷: 第185章 陆总赶跑我的爱慕者了!

今天一针见血指出的很多问题,都是曾经陆柏庭在那个随写本上看见的,只不过现在显得更为完善。 毕竟十八岁的小姑娘和现在二十八岁的女人比起来,后者的阅历是成熟的太多。 但是,也没这么多的巧合,不是吗? “噢。”叶栗倒是如实的点点头,“大概我和陆总,英雄所见略同?” 说着,叶栗低低的笑了起来,那被陆柏庭包裹的小手,已经微微挣脱了出来,陆柏庭看了一眼落空的掌心—— 他还没来得及反应,叶栗的手却忽然环绕上了陆柏庭精瘦的腰身。 另外一只手,堪堪的搭在陆柏庭的肩头,弹了弹根本看不见的灰尘,涂着艳丽口红的红唇,一张一合:“陆总,我们这样会不会太暧昧了。” 陆柏庭抿嘴,不说话,棱角分明的面部线条硬生生的多了几分凌厉的感觉。 叶栗却不怕死的凑的更近:“这样的感觉,就好像我和陆总在偷情。太刺激了,会不会?” “叶栗。”陆柏庭的声音沉了下来,仿佛当年在警告叶栗一样。 叶栗却不以为意,红唇不经意的掠过陆柏庭的衬衫领口,唇印堪堪的落在白色的衬衫上,然后惹的叶栗阵阵惊呼。 “糟了,陆总,这样的话,不暧昧都变得暧昧了。”叶栗很无辜的冲着陆柏庭眨了眨眼,“怎么办?” 那声音酥麻的吓人,纤细的身形就好似无骨一样,轻微一个举动,就可以彻底的瘫软在地。 “你是故意的?”陆柏庭眸光一敛,直言不讳,“做戏给谁看?不是结婚了?你老公不会介意你这样的行为吗?” “噢——”这下,原本还显得放浪形骸的女人,一下子收敛了起来,“也是,我还要顾及下我老公的脸面。” 叶栗的声音低低的,很是好听:“陆总,别戳破我那点小心思。别撩骚我,嗯?免得我忍不住就想把你扑倒,我这人比较心坏。” 最后的几个字,叶栗几乎是贴着陆柏庭,没正经多久,又变得妖娆起来。 那红唇一张一合的:“我做过角膜手术,现在视力特别好呢,如果我要没看错的话,你拽我进来的时候,陆小姐好像已经在门口站着了。” 陆柏庭听见“角膜手术”四个字,全身的肌肉明显的僵直了起来。 他的掌心忽然用力。 叶栗有些吃痛。 “你做过角膜手术?”陆柏庭一字一句的问着。 叶栗佯装惊讶:“因为近视啊,难道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最新技术下,我去当了试验品而已。” 陆柏庭不说话了。 叶栗的声音软了软:“陆总,您掐的我疼。”那声音嗲的不能再嗲,“办公室的门可没关透,我和你虽然没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但是被有心的人听去了,指不定明天就可以上演一部大戏了。” 说着,叶栗的手心抵靠在陆柏庭的胸口。 指尖有意无意的掠过陆柏庭裸露在外的肌肤,似笑非笑:“何况,陆总这样,不怕陆总监不痛快?”

第一卷: 第312章 丰城说大不大,说小不小

他的口气虽然恶劣,但是看着叶栗的眼神却充满了缱绻温柔。 好久,叶栗有了反应,冲着陆柏庭笑着:“好。” 这下,站在叶栗面前的男人,忽然就这么捏住了叶栗的下颌骨,叶栗没挣扎,漂亮的猫瞳闪了闪,眼眶里还氤氲了雾气。 “闭眼。”陆柏庭命令着。 叶栗从善如流。 很快,陆柏庭的薄唇就这么吻在了眼里的额头上,顺着额头,一路吻了下来,一直到落在叶栗的红唇上。 然后,彻底的含住—— 之前的温柔不见了踪影,彻底变得疯狂了起来。 那是陆柏庭的占有欲和霸道,毫不隐藏的暴露在叶栗的面前,扑面而来的灼热气息,压得叶栗无处可逃。 但叶栗却甘之如饴。 她纤细的手臂主动的搂着陆柏庭的脖颈,主动承受着他的吻。 这样的动作,无疑就是给了陆柏庭极大的鼓励,吻变的越来越沉,甚至空气都跟着稀薄了起来,也没能让陆柏庭停下亲吻的动作。 “唔——”叶栗在挣扎,她已经喘不过气。 陆柏庭只是微微松开叶栗,来不及更多的喘息,再一次的吻了上去,那低沉缱绻的声音,就这么一次次的回荡在叶栗的耳边。 “老婆,怎么吻你都不够。”陆柏庭毫不避讳的说着甜言蜜语。 等叶栗被彻底的松开的时候,她的脑袋都几乎要缺氧,但是却又忍不住的面红耳赤,下意识的捶打着陆柏庭的胸口。 “做什么?”陆柏庭低声问着叶栗。 叶栗没说话,手中的动作也跟着停了下来,忽然的安静,让陆柏庭眉头微拧,半强迫的捏着叶栗的下颌骨,让他看向了自己。 “说话。”陆柏庭在命令叶栗。 叶栗安静了很久,才说着:“陆柏庭……我不知道爹地知道我和你的关系,会怎么样。我很怕——” 这真的是叶栗的恐惧。 叶家出事后,陆柏庭既然是绝然的手段,让叶建明对陆柏庭几乎是恨到了骨子里。 叶建明就算是吊着一口气,在医院的时候,也不会拉下脸让叶栗去找陆柏庭。 如果让叶建明知道,现在的情况—— 叶栗真的是不寒而栗。 “叶建明早晚要知道我和你的事。”陆柏庭淡淡的说着,却没叶栗的紧张,“你太小看叶建明了,叶建明久经风浪,也不是这点事可以轻易的把他就给击垮的。” 陆柏庭骨节分明的手指就这么抚摸着叶栗的脊椎,仿佛在安抚叶栗的情绪。 叶栗没说话。 当时叶建明倒下的时候,那种画面,仍然还让叶栗心有余悸。 “何况,你也不可能瞒着叶建明一辈子。你是打算一辈子不见叶建明吗?”陆柏庭淡淡的反问叶栗。 叶栗一句话都答不上来,好半天才支吾的开口:“我……” “下次叶建明再问你,不准再带宋宥羲回去。你明明有老公,为什么不名正言顺的带着你老公回去?”陆柏庭的声音有些沉。 对于这件事,他还是很不满意。

他的口气虽然恶劣,但是看着叶栗的眼神却充满了缱绻温柔。 好久,叶栗有了反应,冲着陆柏庭笑着:“好。” 这下,站在叶栗面前的男人,忽然就这么捏住了叶栗的下颌骨,叶栗没挣扎,漂亮的猫瞳闪了闪,眼眶里还氤氲了雾气。 “闭眼。”陆柏庭命令着。 叶栗从善如流。 很快,陆柏庭的薄唇就这么吻在了眼里的额头上,顺着额头,一路吻了下来,一直到落在叶栗的红唇上。 然后,彻底的含住—— 之前的温柔不见了踪影,彻底变得疯狂了起来。 那是陆柏庭的占有欲和霸道,毫不隐藏的暴露在叶栗的面前,扑面而来的灼热气息,压得叶栗无处可逃。 但叶栗却甘之如饴。 她纤细的手臂主动的搂着陆柏庭的脖颈,主动承受着他的吻。 这样的动作,无疑就是给了陆柏庭极大的鼓励,吻变的越来越沉,甚至空气都跟着稀薄了起来,也没能让陆柏庭停下亲吻的动作。 “唔——”叶栗在挣扎,她已经喘不过气。 陆柏庭只是微微松开叶栗,来不及更多的喘息,再一次的吻了上去,那低沉缱绻的声音,就这么一次次的回荡在叶栗的耳边。 “老婆,怎么吻你都不够。”陆柏庭毫不避讳的说着甜言蜜语。 等叶栗被彻底的松开的时候,她的脑袋都几乎要缺氧,但是却又忍不住的面红耳赤,下意识的捶打着陆柏庭的胸口。 “做什么?”陆柏庭低声问着叶栗。 叶栗没说话,手中的动作也跟着停了下来,忽然的安静,让陆柏庭眉头微拧,半强迫的捏着叶栗的下颌骨,让他看向了自己。 “说话。”陆柏庭在命令叶栗。 叶栗安静了很久,才说着:“陆柏庭……我不知道爹地知道我和你的关系,会怎么样。我很怕——” 这真的是叶栗的恐惧。 叶家出事后,陆柏庭既然是绝然的手段,让叶建明对陆柏庭几乎是恨到了骨子里。 叶建明就算是吊着一口气,在医院的时候,也不会拉下脸让叶栗去找陆柏庭。 如果让叶建明知道,现在的情况—— 叶栗真的是不寒而栗。 “叶建明早晚要知道我和你的事。”陆柏庭淡淡的说着,却没叶栗的紧张,“你太小看叶建明了,叶建明久经风浪,也不是这点事可以轻易的把他就给击垮的。” 陆柏庭骨节分明的手指就这么抚摸着叶栗的脊椎,仿佛在安抚叶栗的情绪。 叶栗没说话。 当时叶建明倒下的时候,那种画面,仍然还让叶栗心有余悸。 “何况,你也不可能瞒着叶建明一辈子。你是打算一辈子不见叶建明吗?”陆柏庭淡淡的反问叶栗。 叶栗一句话都答不上来,好半天才支吾的开口:“我……” “下次叶建明再问你,不准再带宋宥羲回去。你明明有老公,为什么不名正言顺的带着你老公回去?”陆柏庭的声音有些沉。 对于这件事,他还是很不满意。第二十五届帝国

凌晨3点30分,陆柏庭出现在叶家大宅的门口。 叶家的管家看见陆柏庭的时候,恭敬的叫着:“陆总。” 陆柏庭应声。 而后,陆柏庭很快的朝着叶家走了进去,叶峻伊并没入睡,在客厅坐着,仿佛知道了陆柏庭一定回来一样。 “她人呢?”陆柏庭问的直接。 这个人,是叶栗。 “刚回来。”叶峻伊的口气淡淡的,对陆柏庭并没太好的语气,“那样的环境里,她根本睡不着,现在刚睡过去,但是毕竟是收到惊吓,睡得不太稳。” 陆柏庭的脸色微微一变,闪过一丝的心疼:“我上去看她。” “陆柏庭。”叶峻伊看着陆柏庭朝着二楼走去的身影,很淡的开口,“我要知道,你接下来会怎么做。” “霍擎苍已经找不到人了。”陆柏庭淡淡的说着,“他要是是这些警察能抓的到的,那么,霍擎苍怎么可能逍遥到现在。” “陆氏的事情,就是霍擎苍釜底抽薪的警告。”陆柏庭倒是清明,“你认为,在这件事里面,如果扛不住,霍擎苍会把谁推出来当垫背的。” “我不在意这些。”叶峻伊一摆手,“我只要知道叶栗平安无事,我只要知道,叶栗想做的事情,没有人可以阻止。” 陆柏庭沉了沉,点点头:“我不会阻止任何她想做的事情。” “好。”叶峻伊的声音仍然冷淡。 两个男人的眸光在空中碰撞,但谁都没再开口,这样的眸光,就已经可以彻底的交换了所有的想法。 叶栗,是他们彼此都在意的女人,也绝对不会让她出事的人。 而陆柏庭怎么会不知道叶峻伊话里的意思。 霍擎苍失踪了,那么只要这件事,不能有有利的证据判叶栗的死罪,势必就会推出一个替死鬼,这个替死鬼无疑就是陆南心。 霍擎苍怎么会让一个背叛自己的人活在这个世界上。 只是,在陆南心被推出去的时候,叶栗心里这么多年的恨,怎么可能会这么轻易的散去。 当年,被陆南心拿走的角膜,叶栗发了誓的要拿回来。 叶栗想要的,陆柏庭就会不折手段的做到,就算陆柏庭不做到,叶峻伊也会帮叶栗做到的。 陆柏庭敛下情况,快速的朝着叶栗的房间走去。 …… 陆柏庭推开房间的门,就看见叶栗蜷缩在大床上,沉沉的睡了过去,他轻声的朝着叶栗的方向走去,一直到叶栗的面前坐定。 叶栗因为好几天没休息好,眼睑下的黑眼圈格外的明显。 本来叶栗及时一个睡眠并不是很好的人,在这样的折磨里,越发的明显。 纵然周旋过了,但是却不能实质的改变环境,只能让叶栗安然无恙的等着他们把她带出来。 显然,这几天的噩梦,让叶栗怎么都没办法缓和过神,甚至,就算是在睡梦中,那眉头也是紧紧的皱了起来,一动不动的。 陆柏庭的手轻轻的抚摸上叶栗的脸颊,眼中带着心疼。 叶栗似乎在陆柏庭轻微的碰触里,就已经惊醒了过来:“是谁。”

“就这几天帮我过户到南心的名下吧。”叶建明淡淡的说着,“起码也是我领养回来的孩子,以前没善待这个孩子,结婚了,也准备一点嫁妆。” 李权听见叶建明的话微微一愣,但是还是从善如流的应着:“我马上去处理,只是陆小姐在——” “不需要告诉她,转移到她的名下,等她回到巴黎,律师再通知她。”叶建明交代。 “好。”李权点点头。 在记忆里,叶建明对陆南心几乎是淡薄的可以。叶建明的脾气,这样被陆柏庭拿捏着,强制的带了陆南心回来,所以叶建明根本对陆南心好不起来。 那几年,陆南心彻底被无视的。 就算是离开叶家的时候,叶建明也不曾过问过一句。 而如今—— 但李权并没多想,只是快速的按照叶建明的吩咐,把陆南心的事情给办稳妥了。 …… —— 叶栗睁眼的时候,已经是早上11点。 下意识的,叶栗看向身边的大床,但大床已经空荡荡的,陆柏庭早就离开了。叶栗有些失落,纤细的手放在陆柏庭睡过的位置,一动不动。 一直到主卧室的门被推开,叶栗头都没抬:“张妈,我起来了。” “是我。”陆柏庭淡淡开口,走了进来。 叶栗一僵:“……” 但是陆柏庭却不以为意,朝着叶栗的方向走来:“乖,起来吃早餐和午餐。吃完以后出去看下酒店,菜色你亲自试过,不然免得你当天和我发飙。” “……” “明天要去产检,产检完婚礼秘书会和你确定最后的行程,你看下有什么需要改的。” “……” “这几天,很忙。婚礼的事情都要一一确认过。我不想你留下任何遗憾。” …… 陆柏庭超五星的服务,快速的给叶栗穿着衣服,一边穿,一边说着这几天的安排,而后就推着叶栗去了洗手间。 叶栗几乎被陆柏庭弄的没任何反抗的余地。 一直到在洗脸台面前站定,陆柏庭把挤好牙膏的牙刷递给叶栗,叶栗才气吼吼的说着:“我说了,我不结婚的!” 陆柏庭一句话都不说,就这么看着叶栗。 叶栗被看的立刻怂了,然后干脆不吭声,低头刷牙。心里不知道腹诽了陆柏庭这人多少次。 但陆柏庭却像一个没事的人一样,纹丝不动的站在原地,耐心的等着叶栗。 叶栗就好像故意和陆柏庭作对,慢理斯条的,所有的动作比平常慢上许多。 陆柏庭是一个要上班的人,而且事还多的不得了,她就不信,陆柏庭能在叶家和自己耗着。 更何况,现在不是还有一个陆南心吗? 想起陆南心,叶栗的脸色又跟着阴沉了起来。 结果,等到叶栗磨到自己都受不了了,陆柏庭却仍然双手抄袋,耐性十足的在分房间内等着叶栗,只是偶尔看看时间。 “你再不下去,张妈要重新给你做饭了。”陆柏庭很淡的开口,“张妈的身体没那么好,现在你最挑,能接受的也就是张妈的饭菜,你忍心让张妈重新给你做过?偏偏你还不吃热过的饭菜。”

第一卷: 第135章 被陆柏庭的话给彻底的撩到了

“好久不见。”霍擎苍淡淡的开口对着叶栗说着。 叶栗因为霍子羁的事情很久都绷着情绪,一句话都没说,她的手紧紧的捏着手机,而霍擎苍似乎也丝毫不介意叶栗的反应。 过了一会,霍擎苍倒是低低的笑出声:“不是想和我说安安的事情,怎么我主动打电话来了,你也不开口呢?” 这话,就明明白白的告诉了叶栗,陆柏庭做亲子鉴定的事情,他从来都是知道的,知道的一清二楚的。 叶栗的神经越发的紧绷。 许久,叶栗才找到自己的声音:“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你说呢?”霍擎苍反问叶栗。 叶栗忍了忍,深呼吸后:“我曾经那么信任你,你为什么要在这样的事情上给我狠狠的一刀子,你明明知道我对那个孩子的在意的,但是你却偏偏做了这样的事情,你到底还是不是人!” 叶栗在质问霍擎苍。 她的情绪已经在瞬间爆发了出来。 而霍擎苍很安静的听着叶栗的质问,并没太大的反应。 一直到叶栗说完,霍擎苍才冷淡的开口:“我从来没有阻止过你和安安在一起不是吗?甚至大部分的时间,安安可以和你生活在一起。如果我不愿意的话,你连安安的面都见不到。” 这是实话。 “何况,当年是我逼着你走吗?”霍擎苍反问叶栗,“是你主动要我带你离开陆柏庭的。” 叶栗:“……” “栗栗,我从来没放下过你。我也说过,你和我结婚,安安一样可以叫你妈咪。但你和我在一起的这么多年,我护着你从来不勉强你,但是你做了什么?”霍擎苍的声音越发的生冷。 是,叶栗知道,在和霍擎苍的契约里,是自己背弃在先。 她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 而在霍擎苍越来越冰冷的声音里,叶栗已经听不到以前熟悉的温度,带着让人生分的冰冷,一字一句的从手机那头传来。 “现在的你想的是什么,想的是怎么从我身边安然无恙的带走安安,而后和陆柏庭一家人在一起,不是吗?” 霍擎苍冷笑一声,问着叶栗。 叶栗深呼吸后,说着:“安安是我的儿子,自然要跟在我的身边。” “行。”霍擎苍竟然没反对。 而这样的霍擎苍,让叶栗一下子警惕了起来。霍擎苍从来都不是好说话的人,也从来都不是一个没有条件就可以无偿满足你的人。 所有的一切,都是建立在彼此对等的条件上。 包括当初带她离开丰城的时候也是如此。 “你想要什么!”叶栗冷静的问着霍擎苍。 霍擎苍却意外的并没主动开口,仿佛就像在等着叶栗主动走进自己的陷阱一样,叶栗捏着手机的手越发的用力,冷汗涔涔的。 而陆柏庭就在一旁站着,也可以轻易的感觉的到叶栗的紧张。 他搂住了叶栗,像是在安抚叶栗的情绪。 在叶栗的耐心渐渐消失的时候,霍擎苍的声音才一字一句的传来,冰冷而无情。

陆柏庭挑眉:“叶栗,你真是我见过最小心眼的女人。” “我以为你早知道?”叶栗的口气很夸张,然后张了嘴打了哈欠,“陆总,我是真的很困了,眼皮都睁不开了,你儿子在肚子里一直动来动去抗议,您放过我?” “睡吧。”陆柏庭这才松开了叶栗。 叶栗倒也直接,倒床卷了被子,就闭上眼睛,不再理会陆柏庭。 她叶栗就是眦睚必报的小人,谁要让她不舒服了,她也能让谁坐立难安。 现在的叶栗是反抗不了陆柏庭,但是她也总可以一刀刀的戳在陆柏庭的心口上,让他怎么都没办法舒服起来。 她这个光脚的,难道还怕陆柏庭这个穿鞋的? 扯淡不是。 …… 陆柏庭倒是真的没再吵叶栗,转身就去了隔壁的客房洗澡,等回来后,叶栗也真的睡着了。 但是,看着叶栗的睡姿,陆柏庭头疼的捏了捏脑门,这下彻底的哭笑不得。 他觉得叶栗就是故意的。 从来不当面发脾气给你看,但是总可以在无数个话语,无数次的细节里,让你气个半死。 偌大的一张被子,叶栗就有办法把自己卷成一个蝉蛹,死活不给陆柏庭留一点。 除去没说出口,叶栗的态度摆明了不想和陆柏庭一张床。 在这五年,两人在一起的时候,自然也不可能都是风平浪静的。 叶栗这种臭脾气,很容易就和陆柏庭干起来的,但偏偏陆柏庭哄你一次,你不给脸,就绝对不会再甩脸理你。 叶栗就会很直接的用这种方法来抗议。 最后的结果,自然就是两人在床上咬的你死我活的,然后床头吵架床尾和。 看起来甜蜜蜜,其实叶栗清楚,她和陆柏庭之间,除了床上那点事,私下还真的没什么交心。 大部分都是叶栗贴着赶着上的。 …… 陆柏庭在床边沉了沉,也不在意,直接合着被子就把叶栗给搂住了。 叶栗一下子就僵硬了起来。 “老婆——”陆柏庭的声音低沉磁性,“你这是在邀请我?” 叶栗不吭声。 陆柏庭也不在意,他知道叶栗没说话,手掌穿过被子,就这么覆盖在触手可及的绵软上,明显的感觉叶栗的敏感的变化。 “每次吵架都喜欢用这种方式结束?”陆柏庭的声音漫不经心的,薄唇已经贴着叶栗的耳边,“你喜欢的话,我会配合。” 叶栗:“……” 她心里何止是千万只草泥马奔跑而过。 但偏偏陆柏庭没放过叶栗:“其实,你想要,你可以直接说,不管吵架不吵架,身为男人,我都会无条件满足你。” 那在耳边呵出的热气,伴随着都是一句接一句的荤话。 掌心的动作越发的不老实起来,甚至叶栗的睡衣扣子已经被解开,这下叶栗忍无可忍:“放屁!” 她转过身,瞪着陆柏庭,再瞪着陆柏庭。 这人倒是少了平日的清冷,多了几分的痞气,很无辜的挑眉,看着叶栗,仿佛对她的指控显得极为不满。 叶栗忍着,不断的深呼吸。

第一卷: 第501章 想了想,叶栗也有些不是滋味

一个带着老婆的人,叶栗是无论怎么样,都不可能和陆柏庭靠近了。 再多的优势都已经变成了劣势。 更不用说,米家的情况。 米芯的性格绝对不允许有人和人觊觎自己的丈夫。 傅甄低沉了一下,并没多说什么,但是表面却始终维持了如常的表情。 米芯笑脸盈盈的看着傅甄:谢谢。 但也仅仅是一瞬间,米芯就已经收回手,安静的站在陆柏庭的面前。这是米芯聪明的地方,在外面的时候,不管对陆柏庭存在多大的猜忌,但是在外人的面前,米芯是绝对给足陆柏庭面子的。 而后,陆柏庭率先坐了下来,表面不动声色。 甚至,路不同没提及叶栗的任何情况。 傅甄自然也不会主动提及。 在陆柏庭的授意下,签约仪式很快就进行了,傅甄代表叶栗签署下合同,而后递交到了陆柏庭的面前。 陆柏庭快速签字。 米芯全程就这么安静的看着。 一直到傅甄签完字,米芯才忽然开口,好奇的问了一句:傅先生应该和你们叶总的关系亲密吧,若不然的话,也不可能代替叶总签字了。 傅甄淡淡的笑了笑:我是叶总的特助,很多事情我可以代替叶总决定。 米芯点点头,倒是笑的几分暧昧:我了解了。 傅甄知道米芯想什么,但是傅甄也没戳破米芯的想法。 米芯在傅甄的眼神里显得若有所思的。只是这样的情绪,米芯隐藏的很好,并没表露出来。 多谢林总,合作愉快。傅甄在确定陆柏庭签字后,这才把合同收了起来。 他冲着陆柏庭伸出了手。 陆柏庭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傅甄没说话,她的手完全没伸出去,保持了绝对的冷漠,傅甄倒是低低的笑了笑,不以为意,就这么把手从容不迫的收了回来。 似乎,陆柏庭的决定也影响不到傅甄的任何情绪。 米芯很淡的看了一眼,也没说什么。 三人之间的气氛有些说不出的诡异。 很快,陆柏庭和米芯率先走了出去,傅甄这才随后跟了出去,这样的表面不动声色里,总带了几分的暗潮涌动。 外面始终在等候的记者,在三人出来的时候,就瞬间显得兴奋了起来,立刻围了上来。 大家询问的都是两个集团合作的事情。 这样的合作,意味着米氏要进入丰城这个市场,也意味着陆氏会得到一个绝对的优势,算是互惠互利,在丰城的地位,陆氏就会变得更为稳定,完全无法让人撼动了。 记者就着合作的问题一个接一个问着。 忽然,有人问着:为什么叶总这一次没亲自出来签约?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记者的问题和观察历来敏锐。 这个问题,倒是让米芯看向了傅甄。 陆柏庭的眉眼不动声色,但是这不意味着陆柏庭对这个问题不感兴趣。 倒是傅甄在记者的问题里显得淡定的多:叶总身体有些不太舒服,在家休息,合同已经是早就谈完的,我也只是叶总的代理人,这并没什么奇怪的。美女小说 "songshu566" 微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但是这样惨白,叶栗却又隐藏的很好,不声不响的在原地坐着,安静的看着陆柏庭处理他们的午餐。 …… —— 陆柏庭的效率很高,40分钟后,简单的四菜一汤就已经出现在叶栗的面前。 叶栗扫了一眼,基本都是自己爱吃的菜,就连自己不喜欢的配料,陆柏庭都直接摒弃,用了别的东西来代替。 叶栗看了很久,没动筷子。 陆柏庭很淡的扫了一眼叶栗:“不吃?还是要我喂?” “我自己吃。”叶栗应了声,然后就低头,一小口一小口的吃着。 显然,叶栗吃饭的速度赶不上陆柏庭夹菜的速度,没一会,叶栗的碗里满满的都是食物,但陆柏庭却仍然置若罔闻的继续夹着。 “我吃不下了。”叶栗瞪着陆柏庭,“你这样是要喂猪吗?” 陆柏庭倒是很镇定:“吃完。一点都不准剩。没有孕妇像你这样,一点肉没有的。” 叶栗还想辩驳几句,陆柏庭已经开口:“你和猪比,你还差一截,猪要你这样,是卖不掉的。” “陆柏庭——”这下,叶栗是真的连名带姓的吼了起来。 陆柏庭见叶栗急了,和之前那种不阴不阳的情绪截然不同,变得有活力的时候,他的薄唇微掀,眼中的笑意怎么都藏不住。 他觉得自己大概是有自虐倾向,情愿看着叶栗冲着自己发火,也不想叶栗对着自己一副爱理不理的模样。 这样的叶栗,让陆柏庭忍不住,就这么俯身亲了一下。 叶栗愣住,欣长的睫毛一闪一闪的,就这么看着陆柏庭。 “不要这样看我。”陆柏庭的声音沉了沉,“我怕我会忍不住。” 一句话,让叶栗瞬间回过神,轻咳一声,直接不再理会陆柏庭,低头安静的吃着自己如同小山一样的食物。 陆柏庭也不再开口逗叶栗。 他吃饭的速度很快,吃完后,就这么安静的陪着叶栗,偶尔递过一张纸巾,或者再给叶栗盛一碗汤。 几乎就是在陆柏庭这样的半强迫下,叶栗把这些东西都悉数吃到了肚子里。 有些撑的难受,她就这么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 “你坐着,我去收拾,想看电视的话,那就去看,不准玩电脑。”陆柏庭交代着,“今天西瓜还不错,我给你切一点,但是只能吃一点。” 他婆婆妈妈的交代着。 叶栗很安静的听着,一句话都没应。 似乎缓和过来后,她才朝着沙发的位置走去,就这么坐着,双手搭在自己的小腹上,肚子里的胎儿也似乎很满足,不断的打着嗝,一下一下的。 叶栗又惊又喜的,就这么顺着胎儿的节奏,看着肚皮滑动着。 不是第一次感觉胎动,但是每一次感觉的时候,都可以让叶栗惊喜无比,那是一种血脉相连的感觉。 她觉得,这个孩子出生,她一定会把他疼到骨子里。 下意识的,叶栗看着厨房的方向,陆柏庭就这么站在流里台前,很快的,叶栗的眸光敛了一下——

“你……” “好好想清楚。”霍擎苍笑了笑,不以为意,“我有我的目的,你有你的目的,五年前既然和我已经做了交易,五年后,你也跑不掉。” 陆南心的脸色变了。 忽然之间,她明白了什么,叶栗能这么肆无忌惮的出现,压着这样的身份,无声无息的再回到江城,那么叶栗背后的人—— 陆南心的手心颤抖了一下,捏着手机的手差点没抓住。 “何况,你的那些事,你认为叶栗什么都不知道吗?” “……” “叶栗并不傻,对你,只是选择按兵不动。而你要继续在这里呆下去,那恐怕就真的是死无葬身之地了。叶栗不会放过你,陆柏庭也一样不会放过你。”霍擎苍的声音已经冰冷无情到了极点。 “……” “陆南心,你要知道,一旦失去利用价值,那么,我对你,也不会手下留情,毕竟我不喜欢留着知道太多的人,留在这个世界上。” 这话,霍擎苍就已经是威胁了。 陆南心就算和霍擎苍接触的不多,但是她却了解霍擎苍的手段。他如果不留人,那么这个人,是绝对没办法安然无恙的活在这个世界上的。 陆南心不傻,隐隐觉察的出霍擎苍和陆柏庭之间的暗潮汹涌。 但如今,陆南心唯一能做的事,确确实实也就是躲在霍擎苍的背后。 只有安然无恙的活着,只有叶栗死了,所有的事情才会消失殆尽。 叶栗是陆柏庭心口的心魔,而她,却要做那个永远留在陆柏庭身边的人。 陆南心许久,才开口:“我知道了。” “好自为之。”霍擎苍直接挂了电话。 陆南心对于霍擎苍而言,不过就是一枚恰到好处的棋子,推动了自己和叶栗之间的关系,也毁灭了叶栗和陆柏庭之间的关系。 起码现在的情况下,陆南心必须留着。 霍擎苍收起手机,低敛下没眼,一动不动的站着。 安宁看着霍擎苍,忍不住问着:“霍少,陆南心并不是省油的灯,留着她,最终会坏事的。” “要等她彻底毁了叶栗和陆柏庭,她就没存在的必要了。”霍擎苍说的残忍无情。 安宁拧眉:“如果陆南心对叶栗动手了呢?” “只要在我们控制的范围内,就可以。”霍擎苍眉眼一敛,说的直接。 安宁不再开口。 这五年里,安宁无数次的认为,霍擎苍是真的爱上叶栗了,因为霍擎苍从来没这样把一个人记挂在心口,甚至只要找到时间,第一件事就回到罗马和叶栗在一起。 霍擎苍也从来不是一个把女人摆在面前却无动于衷的男人。 但偏偏,叶栗在霍擎苍的面前摆了五年,霍擎苍却没碰过,只因为不想让叶栗觉得被勉强了。 甚至叶栗的孩子,霍擎苍用尽了一切办法,才最终保下了霍子羁。 可,安宁却知道,霍擎苍从来没让叶栗进入过自己的世界,甚至在面对陆柏庭的时候,霍擎苍却又显得再残忍不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