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咚网

龙广爱家频道在线收听,哈尔滨市龙广旅行社,龙广高校台主持人齐上阵,经济之声在线收听广播

发布时间:2019-10-31 14:55 出处:网络 编辑:iCMS

许诺睁开眼,看着屋子里的一切仿佛是做了一场大梦。梦里看着孩子抓着她的手臂,狠狠的咬食着她的血肉。“诺诺,你醒了?”耳边的声音再次响起,许诺侧过头去,看到的是一张满是胡茬的脸,他的眼里布满了血丝,似乎是许久不正好好的休息。“秦晋霖,你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是给谁看的?”若是放在以前,她或许会伤心,可是现在她不会了。她许诺傻够了,也该放手为自己而活了。“诺诺,我没有这个意思,我只是担心你……我怕……”“我有什么好担心的,我这种人命硬的很,死不了的。”她是杀人的刽子手,是她自己杀了她的孩子,为了自由她放弃了孩子……所以……“秦晋霖,我们离婚吧。”七年了,该散了。“我不要!”秦晋霖忽然激动的说,紧紧地握着许诺的手。如果说没有知道一切之前,他怨她想要看到她痛苦的样子,那么此时他的心里只有悔恨。为什么他会做出那种猪狗不如的事。曾经那么爱他的人,他怎么可以怀疑?“不要?孩子已经拿掉了,你开的条件我已经做到了,你还有什么资格说不要?难道你能让我的孩子再活过来?”“孩子拿掉了你就没有责任吗?”秦晋霖猛地站起来,“许诺,你可以摸着自己的良心说,你一点责任都没有吗?你为了不让我感激你而爱你,所以你选择隐瞒,你难道不是为了自己的私心?这一切的起因还不是你怀疑我对你的感情?就算没有换肾这件事,我们也终会因为猜忌渐行渐远!”秦晋霖愤怒的咆哮,他不想这么指责她。但这段婚姻终归是已经到了破碎的边缘,他留不住那就一起痛。至少还能在彼此的心里留下一个位置,也好过没有任何的痕迹。许诺的眼泪一滴滴的滑落,终于成了决堤之势再也收不住。忍不住低泣,哭的不能自已。是她,到头来也都是她的错,原来都是她的错,所以都是她自作自受,是她自以为是自作自受。“所以,我不要了!我想结束了,你就不能放过我吗?”许诺哭着,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如果承认了一切都是因她而起,那么自己父亲的死,母亲的病也都是因她而起,她才是罪魁祸首,才是她自己最该恨的那个人。心里压的喘不过气了,庞大的压力让她不想醒过来。她以为梦里就是最痛,原来现实只有更痛。“诺诺,你不能那么自私。我放了你,谁来放了我?”秦晋霖用力的抱着她,想要安慰她,但此时的两个人就是那受伤的刺猬,越是想要抱在一起取暖,就越是会刺的更痛。“秦晋霖,你也好自私……”许久,她无奈的说。许诺醒了,秦晋霖笨拙的学着做饭。只要是她喜欢的,他都一次次的尝试,不管失败过多少次。终于厨师的指点下做好了,秦晋霖满心欢喜的端着上楼,“诺诺,吃饭了。”

猛地,秦晋霖大步过去。“晋霖哥哥!”乔雨欣喊了一声,但秦晋霖似是没听到。一把捉住许诺的手腕,“谁让你扔的?”“嗯?”许诺被用力的一甩,身子猛地撞在墙上,下意识的护住自己的肚子,疑惑的看着面前的男人。“我说……”秦晋霖怒,但是下一刻又硬生生的顿住,随即一脸火气道:“我说,要扔东西你自己去,不要吓着了雨欣。”“这样啊。”许诺忽然恍然大悟,“那我自己去解决,不打扰你们休息了。”莫测的态度,就连秦晋霖都看不出来她在想什么了。不远处,急躁的跟过来的乔雨欣听到秦晋霖的话后,也稍稍的松了一口气。许诺擦肩而过,捡起地上的衣服,费力的抱着箱子下楼。这一走,就直接出了别墅。“夫人,你去哪?”管家看着她,担忧的问了一句。黑夜里,许诺只说了三个字,“丢垃圾。”不属于她的,早就该丢了。抱着箱子,不停的走,也不知道要走到哪里。身后就像是有洪水猛兽一般。此时她的心里只有一个想法,离开这里。带着她的孩子,永远的离开。口袋里的手机忽明忽暗,许诺后知后觉的拿起来看了一眼,接了电话的刹那,手机“啪”的一声落在地上,而她一身单薄的睡意,像是幽魂一样继续走,继续走……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天边亮起鱼肚皮白的时候,吱的一声刺耳的车响,紧接着就看到男人愤怒的脸庞。“许诺,你要死就快点,你这是想干什么?”男人低吼。许诺看着他,一双眼睛是木然的。气吗?恼吗?可是她却笑了。“你满意了?”许诺轻问,带着嘲弄。秦晋霖捏着她的肩膀,“你发什么疯!”“我爸死了,你的目的达到了,咱们玩完了。”许诺疯了似的傻笑。死了。昨晚她接到电话的那一刻,她就知道再也没有回头的机会了。“当初是我非要嫁给你,本来我爸说过,如果我不同意也不用那么勉强,可是我一心以为,只要我努力了,只要我站在你身边了,总有一天你会看到我,迟早你都会爱上我。是我自作多情了。我要是早听他的,也就不会有今天了。”眼泪,早就干了。在一个不在意你的人面前流泪,也只会显得你更加的可悲。“你说他好好的,怎么就死了呢?”许诺说着,木然的推开秦晋霖,执着的走着。似乎只要她这样走下去,只要她还没到达医院,父亲就还在。秦晋霖僵硬的被推开,好一会儿才大步跑过去,猛地抓住许诺的手臂,“去医院。”“我不去!”许诺用力的甩开,秦晋霖大力的把抱上车。医院,许诺被动的被推进病房,看到父亲的遗体那刻,“咚”的一声跪在地上。“爸,是我错了,我发誓我再也不爱他了,也请你醒过来好吗?求你了,诺诺真的错了,求求你不要不理诺诺好吗……”

说完就进了门房继续补觉。而许诺继续敲门。大概过了二十分钟,似乎是实在受不了了,保安无奈道:“好了好了,你是姑奶奶,我去给你叫行了吧!”一刻钟后,胡家的客厅里。胡慧强看着这个坐在自己面前的女人,不得不奉承着一脸笑意。即便大半夜的被喊醒了还带着不少的起床气。“胡总没想到我会回来吧!”许诺讽刺的笑着,胡慧强脸上的笑容有点儿挂不住,“许小姐说的哪里话,只是这个时间回来,让我有点儿意外……”“的确是该意外啊,我也意外胡总竟然是这么不讲信用的人,说好的尾款,一年多了,我竟然一分钱都没见到,胡总你是不是该给我个解释。”“呵呵……”胡慧强笑着,眼睛眯成了一条缝,让胡夫人上楼拿出了一张卡,递给许诺,“许小姐,钱都在这里存着呢,当时你的卡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这笔钱一直打不进去,后来我就一直把钱存在这张卡上,就等你哪天回来就给你了。”“你我错怪胡总了?”许诺拿过卡,胡慧强陪着笑,“哪里哪里,本来也是我的钱没到位,有隔阂也是我的问题。”“呵!”许诺冷冷的一笑,拿着卡离开。胡慧强看着许诺的背影,眼里尽是愤怒,眼看着许诺的身影消失,胡慧强一脚踹在茶几上,“臭婊子,我看你还能嚣张几天。半夜上门来要钱?今天你拿走多少,马上你就会都吐出来给我!”许诺离开,路上的时候有辆车快速的朝着她冲过来,刚好一辆车像是酒驾一样停在她不远处,那车子被挡了一下,不得不急着调转了方向。看着那车子离开,许诺忍不住皱眉。她才回来,难道这么快就有人知道了?眯着眼,眼里尽是困惑。找了个附近的酒店住下,第二天一早直接去了周云峰的公司。到了周云峰的办公室的时候,周云峰看到突然出现在面前的人,满眼的不敢置信。“诺诺?”轻声的叫着,声音都是沙哑的。许诺笑着点头,“云峰,我回来了。”“这么长时间你去哪里了?怎么一个消息都不给我?秦晋霖你可以不理,难道连我,你也打算都忘了吗?”“云峰,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许诺眼睛有些湿润,这么多年过去了,只有周云峰对她一如既往。“我有时候甚至情愿你是这个意思。”周云峰淡淡的笑着,笑容里尽是无奈。她的诺诺,终究不是他的。“云峰,你也不小了,不要……”“不要说,我都懂。只要看着你好好的,从现在开始我会认真考虑你的话!”他都懂。她想说让他找个好女人娶了,让他不要这样一直单着,可是他舍不得。一旦结婚了,即便不爱他也有自己的责任,就不能再这么肆无忌惮的照顾她了。“诺诺,秦晋霖要结婚了,你是为了这个回来的,对吗?”

无助的哀求,满心的悔恨。许诺不断的摇着那个人,可惜这一次他再也不会说一句原谅。如果当初她没有嫁给秦晋霖,如果许家没有接受秦氏的注资。也就不会有今天的一切。“如果时间能重来,我情愿从未见过你。”许久,许诺起身,这一句足以让那个人身心一颤。丧礼办的很低调,三天的时间就恍若是一场梦。结束后,许诺照旧是被威胁着回到秦家。没了父亲,她还有母亲。她赌不起。洗碗、做饭,打扫卫生。她努力的做着一个好下人,但是她知道,她不能这样下去。肚子总会一天天的大起来,她不能留在这里。“啊,许诺你是怎么搞的,你要烫死我吗?”倏地一下,一盆热水猛地泼在许诺的身上,乔雨欣怒看着许诺,许诺跪在地上,仿佛是没有知觉一样,“我去换一盆。”衣服湿透了一半,但她就像是个木偶一样没感觉。秦晋霖就在一旁看着,却一言不发。一连几天,她都没有好好的睡过了?才一睡着,乔雨欣就会想出各种花招来折磨她。这个女人似乎是有用不完的精力。也仿佛永远都不知道困倦一样。她知道,乔雨欣是想让她知难而退。但如果可以离开,她早就离开了。也不会等到现在。缓缓的站起来,忽然胃里一阵作呕。这几日吃的都是剩下的冷掉的饭菜,许诺用力的压着自己的胸口,可是踩了水的脚下突然一滑,眼前一黑片刻间就晕了下去。黑暗中,不知是谁扶住了她。黑,永无止境的黑。似乎看到了自己父亲,想要抓住却猛地被摇醒。“许诺,你给我醒过来。”低吼,伴随着怒火。许诺费力的睁开眼就看到秦晋霖那双满是怒火的眸子。“你真的怀孕了?”不等她说话,秦晋霖就劈头盖脸的质问。他以为那只是她离婚的借口,原来她真的……咬牙切齿的看着她,许诺侧过头去,眼里泛着泪光。“和你有关系吗?”孩子是她一个人的,他只是提供了一个精子。“谁准你留下它的?”突如其来的话,许诺忽然笑了。“谁准许的?呵……”讽刺的笑,笑自己的可笑。“我是一个母亲,我连留下自己孩子的资格都没有吗?”忽然,许诺转过头来看他,看得那样的认真,仿佛是要透过这双眼睛看到了骨子里一样,“秦晋霖,如果你不爱我,就不要留下我,这么折磨我很开心是吗?你是不是非要我在你面前自尽谢罪了,你才满意?如果是的话,你说一声,我满足你。”如果活着已经没有什么好期待的,那就死了。无非是刀子在手腕上一划,然后静静地等待着血液流干,也好过这一日日的折磨。“想离开我?然后和你的奸夫在一起?”秦晋霖忽然笑了,看着她的肚子,狠声的问了一句,“这个孩子是不是他的?”“呵。”许诺终于再也忍不住的笑了起来。哈哈。她或许是最可悲的那个人。“是。”

来的时候一袭婚纱嫁妆满车,走的时候形单影只,只有一个行李箱。只是还没等着她的脚踏出秦家的大门,电话铃就急促的响了起来。许诺接起来,就听电话那边的人急躁的说:“大小姐,许董事长住院了,你马上过来看看。”“怎么回事?”“公司会议,秦氏集团的人忽然说他们总裁宣布撤资,许董事长一急之下,突发心脏病……”医院,许诺到的时候,许母已经在手术室外来来回回的转圈。看到许诺的刹那,就像是看到了救星一样。“诺诺,你终于来了。你说你爸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我们母女两个可……”“妈,爸会没事的,他怎么舍得丢下你呢?”嘴上这么安慰着,可是心里到底是没谱儿的。这是心脏,不是其它的肢体器官,说不要就不要了。手术室的大门打开,医生急忙的出来又进去,许诺木然的看着。秦晋霖突然撤资,那些已经签了合同却没来得及开展的项目必然要无疾而终,而赔偿又是一大笔费用,许家又哪里去弄这笔钱?想想这些因为撤资的原因接踵而来的问题,父亲他能不着急吗?说到底,还是她的不是。终于,手术室的大门打开,许母第一时间冲过去,“怎么样了?”“情况不乐观,家属做好心理准备。”“不可能,不可能的,他怎么可……”“妈——”忽然,许母的身子忽然软了下去,许诺下意识的去接住,医生已经先她一步抱起许母去检查。“高血压引发的脑出血,有可能出现部分肢体瘫痪。”许诺听到医生这个通知的时候,差点从椅子上跌下去。短短几天的时间,她丢了丈夫,父母卧病在床,原本正常的一切因为她的一句离婚都已经彻底的改变了。医院的走廊上,许诺傻傻的坐着,直到一队穿着制服的人突然进了病房,许诺才清醒过来,“你们是什么人,想干什么?”

乔雨欣忽然尖叫,一巴掌打在孩子的小屁股上,“不许哭了,我养了这么些日子,竟然还想着你那狼心狗肺的妈?”孩子本来还小,被这么一叫这么打,又大声的哭起来。乔雨欣不耐烦的捂住孩子的嘴,“不许哭了,我说不许哭了。”孩子的声音被捂进去,许诺连忙道:“乔雨欣,你快放开它,你这样会把它捂死的,你快放开啊!”乔雨欣看着孩子,松开一点儿手,然后笑道:“不想让我捂死她啊,那就跳下去。只要你从这里跳下去,以后我会好好照顾你的孩子和老公的,你放心的死吧。你或者只会给他们带来灾难的,跳啊!”乔雨欣大吼,许诺看着孩子,见乔雨欣又要去捂孩子,连忙挪动着自己的身子往楼边去。“许诺,你做什么?”秦晋霖低吼,大步过去拉住许诺,乔雨欣看着秦晋霖的样子不禁冷笑,“秦晋霖,你别忘了,你已经和我结婚了,我现在才是你的合法妻子,你怎么能护着外人呢?”“你明知道我是为了孩子!”如果不是为了宝宝,他怎么会和这个女人结婚。如果不是为了宝宝,他也不会再一次伤害了许诺,甚至差点失去了她。“可是我们结婚了啊!我们不止有婚礼,我们在民政局签过字的,你是不是还没有告诉过许诺?”乔雨欣的视线落在许诺的身上,满是嘲弄。“许诺,你永远都赢不过我,现在只要我不说离婚,那你就永远都是个小三,永远!”“那又如何?”许诺不在意的笑了笑,“以前我也以为,只要拿到了这一纸婚书,总有一天他会爱上我的,所以我费尽心力,想尽办法。我和晋霖走到今天,我不敢说我一点责任都没有,因为太在意,太自信,所以才让自己不断的走错,不断的在错误的方向延续。我是这样,他也是这样。而今,有没有那张婚书已经不重要了,我也不在意了。”“那你也不在意你的孩子吗?”乔雨欣捂着孩子问,许诺看着孩子,忽然就软弱了。她可以坚持自己的爱情,但她也不能不要自己的孩子。看着她的宝宝,她都还没有抱过的宝宝,许诺眼泪忍不住的掉下来,“只要我跳下去,你就会好好照顾我的孩子吗?”“当然,只要你死了,你的孩子和老公,我都会帮你照顾的。”乔雨欣疯狂的笑,许诺点头。“好。”一点点的爬高台,秦晋霖一把拉住许诺,“许诺,你给我下来!你死了,宝宝没了妈妈,她长大以后要是知道她的母亲是因为她死的,你认为她会快乐吗?”“你死了,你一了百了,但你想过孩子的未来吗?”秦晋霖大吼,许诺看着楼下,泪水在剧烈的风下飘飞,她觉得自己也要掉下去了。失神的看着楼下,身后是秦晋霖仅仅抓住她的手,但是乔雨欣已经等得不耐烦了,看着许诺的死样子,乔雨欣怒道:“许诺,既然你舍不得死,那就让你的孩子陪你吧!”

乔雨欣忽然尖叫,一巴掌打在孩子的小屁股上,“不许哭了,我养了这么些日子,竟然还想着你那狼心狗肺的妈?”孩子本来还小,被这么一叫这么打,又大声的哭起来。乔雨欣不耐烦的捂住孩子的嘴,“不许哭了,我说不许哭了。”孩子的声音被捂进去,许诺连忙道:“乔雨欣,你快放开它,你这样会把它捂死的,你快放开啊!”乔雨欣看着孩子,松开一点儿手,然后笑道:“不想让我捂死她啊,那就跳下去。只要你从这里跳下去,以后我会好好照顾你的孩子和老公的,你放心的死吧。你或者只会给他们带来灾难的,跳啊!”乔雨欣大吼,许诺看着孩子,见乔雨欣又要去捂孩子,连忙挪动着自己的身子往楼边去。“许诺,你做什么?”秦晋霖低吼,大步过去拉住许诺,乔雨欣看着秦晋霖的样子不禁冷笑,“秦晋霖,你别忘了,你已经和我结婚了,我现在才是你的合法妻子,你怎么能护着外人呢?”“你明知道我是为了孩子!”如果不是为了宝宝,他怎么会和这个女人结婚。如果不是为了宝宝,他也不会再一次伤害了许诺,甚至差点失去了她。“可是我们结婚了啊!我们不止有婚礼,我们在民政局签过字的,你是不是还没有告诉过许诺?”乔雨欣的视线落在许诺的身上,满是嘲弄。“许诺,你永远都赢不过我,现在只要我不说离婚,那你就永远都是个小三,永远!”“那又如何?”许诺不在意的笑了笑,“以前我也以为,只要拿到了这一纸婚书,总有一天他会爱上我的,所以我费尽心力,想尽办法。我和晋霖走到今天,我不敢说我一点责任都没有,因为太在意,太自信,所以才让自己不断的走错,不断的在错误的方向延续。我是这样,他也是这样。而今,有没有那张婚书已经不重要了,我也不在意了。”“那你也不在意你的孩子吗?”乔雨欣捂着孩子问,许诺看着孩子,忽然就软弱了。她可以坚持自己的爱情,但她也不能不要自己的孩子。看着她的宝宝,她都还没有抱过的宝宝,许诺眼泪忍不住的掉下来,“只要我跳下去,你就会好好照顾我的孩子吗?”“当然,只要你死了,你的孩子和老公,我都会帮你照顾的。”乔雨欣疯狂的笑,许诺点头。“好。”一点点的爬高台,秦晋霖一把拉住许诺,“许诺,你给我下来!你死了,宝宝没了妈妈,她长大以后要是知道她的母亲是因为她死的,你认为她会快乐吗?”“你死了,你一了百了,但你想过孩子的未来吗?”秦晋霖大吼,许诺看着楼下,泪水在剧烈的风下飘飞,她觉得自己也要掉下去了。失神的看着楼下,身后是秦晋霖仅仅抓住她的手,但是乔雨欣已经等得不耐烦了,看着许诺的死样子,乔雨欣怒道:“许诺,既然你舍不得死,那就让你的孩子陪你吧!”不可剥夺

乔雨欣揪着孩子裹在身上的被子,直接提着孩子放在楼的矮墙外,风吹,孩子还风中不停的哭叫,只要乔雨欣一个抓不稳,孩子随时都会掉下去的。“乔雨欣,你把孩子抓回来,它会摔死的。”许诺大叫,乔雨欣的眼睛盯在许诺和秦晋霖的身上,“许诺,现在不管你说什么都不管用的,你要是真想要你的孩子,那就跳下去,快啊!”“好、我跳!”许诺急忙道,秦晋霖低吼,“许诺,你答应过我什么?”看到秦晋霖的态度,乔雨欣的眼更是嫉妒的发红。“秦晋霖,你舍不得她是吧?那我就把你们的孩子扔下去,我看你们还怎么在一起!”嫉妒让她失了自己的理智。什么道德,什么指责。她守了十年,等了七年,终于要见到光明的时候,许诺竟然又冲出来。还是在她结婚的那一天。许诺凭什么有幸福?既然他秦晋霖不要她乔雨欣,那她也让他们永远都不能在一起。“去死吧。没了孩子,我看你们还怎么在一起,哈哈哈!”大笑着,手松开的刹那,乔雨欣笑的不可自已。许诺“啊——”的一声尖叫,但是看到楼下的那层窗户里本就准备好的救援人的双手稳稳的接住孩子的那一刻,腿突然软了下来。身子向秦晋霖这边跌了过来,秦晋霖快速的接住她,同时警察快速的冲上天台,而秦晋霖护着许诺不断的后退,生怕乔雨欣再有什么疯狂的举动。警察来的突然,乔雨欣惊讶的看着面前的这些人,想要挣扎的时候,手铐已经牢牢的拷在了她的手上。“你被逮捕了。”警察威严的声音是不容置疑,乔雨欣看着自己手上的手铐,却忽然笑了。“你们的孩子已经死了,死了。哈哈,就算我乔雨欣坐牢了,你们也永远不可能在一起了。许诺,这都是你作的。是你非要和秦晋霖在一起,你们的孩子是因为你才死的!”乔雨欣疯狂的笑,骂。警察走到许诺的身边,安抚的拍了拍她的肩,“不要紧张,孩子已经安全的接到了,天台很冷,你下去看一看孩子吧!”“好,我马上去。”警察的声音没有刻意的掩饰,听到警察的话,乔雨欣几乎崩溃。“怎么可能?孩子不可能还活着?孩子既然没死,你们凭什么抓我?凭什么?”“故意杀人,还是恶劣性质的,你说为什么抓你?”他们这些执法人员都亲眼看着呢,竟然还敢狡辩?没好气的瞪了乔雨欣一眼,警察冷声道:“带走!”许诺心急自己的孩子,急忙的跟着警察的引导,找到自己孩子的那一刻,手都是软的,明明孩子就在自己的面前,竟然不敢去抱。“宝宝,妈妈、妈妈在这里!”孩子哭着,女警察不停的哄着,看着许诺,让她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然后小心的把孩子放在她的怀里,“哄哄它,刚才吓到了。”

“云峰、不要说……”许诺虚弱的阻止,伸手想要去抓,但是眼前是黑的。周云峰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对不起了诺诺,我要食言了。不管今天的结果如何,我都要说。既然决定分开了,也没什么不能说的了。”周云峰讽刺的看着秦晋霖。“你以为你凭什么能站在这里肆无忌惮的欺负她?你以为你的肾真的是乔雨欣给你的?没有许诺,你现在就是个死人,要不是她换了个肾给你,你以为你……”揪着秦晋霖的衣领,周云峰满目的愤怒。许诺忍不住落泪,嘴里不时的呢喃着,“不要说……”秦晋霖看着许诺,那一刻眼里全都是震惊。“你、你说真的?”不可能……“如果是她,为什么不告诉我?”“因为她不想你因为感激和她在一起,她不想用这样的方式捆绑着她的爱情。你以为你养伤的那半个月她为什么没有出现?你以为她会像你想的那样龌龊吗?秦晋霖,我今天就告诉你,若是我可以带走她,她早就不在这里了。只是我……”没有那个能力。因为她的心在你那里。这些话,他不想说出口,但却是他不得不承认的事实。这场爱情里,许诺爱的卑微。他周云峰又何尝不是?秦晋霖不可置信的看着许诺,那一刻那个女人在长椅上费力的撑着身子,那一刻那个女人脆弱的随时都可能倒下去。“许诺……”秦晋霖呢喃着她的名字,忽然用力的甩开周云峰的手。扑到许诺的身边,“孩子是谁的?”五个字,像是锥子一样狠狠的刺入许诺的心里。“孩、子?”许诺惨笑。“你说是谁的,它就是谁的。反正已经没有了,你只要记着,是你亲手杀了他,是你不要他的。但是如果它要恨,就恨我吧。是我做的孽,是我活该。”自己做的选择,活该她有今天。手用力的推开他,嘴里喃喃低语道:“云峰,带我走。”“等等。”秦晋霖忽然冷冷的出声。许诺猛地顿住,只觉得心头升腾起一种不好的感觉。“你还想怎么样?你明明说过,只要拿掉孩子,我就可以离开的。”“但你骗了我。”秦晋霖的冷眸落在她身上,“许诺,你骗了我一次不够,还要骗我第二次。你自以为是的牺牲以为自己是个伟大的缔造者,但你可问过我的想法?既然你可以说谎,我为什么不能?谁说答应过的就要兑现的?我秦晋霖的反复无常,你难道不知道吗?”捏着许诺的下巴,秦晋霖冷声道:“如果你不在乎你母亲的生死,现在就可以离开。”“秦晋霖!”许诺低吼。眼泪再次落下。果然,是她太天真了。这个人怎么可能轻易的让她离开?但是妈妈……她已经对不起爸爸了,又怎么可能再放弃妈妈?一次又一次,她永远是那个被动的人。“好,我跟你回去。”留下的泪带着血,漆黑的眼里看不到希望。就这样睡过去吧,最好再也不要醒来,这也不算是违约吧?

章节目录第47章你永远是我心里的许诺

四个月后,R国。秦晋霖看到医院里的的那个熟悉的身影的时候,眼睛都忍不住湿润了。原来她真的在这里。这家医院,他徘徊过无数次,总以为会在这里找到她,但是最后都是失望而归。这四个月,他放下一切,走遍了各个国家,去了不少地方。她以前说过的想要去的地方,还有他们两个人去过的地方。但都是空空如也。一次不行,那就两次。他想,他肯定是在某个不经意的时间里错过了她。可是最后的结果都是失望的。没有她的影子。此时突然间看到了,看到她微微隆起的小腹,他突然间害怕了。怕这只是一个幻想,害怕到他不敢接近。听着医生叫了她的名字,看着她进去又出来,秦晋霖傻傻的在这个走廊的出口这里站着,直到她走到自己的面前,都不敢确认。真的是她吗?“诺诺?”他开口,声音里沙哑一片。许诺抬头,看到面前的人的刹那,忽然呆住了。“秦、晋、霖?”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人,不相信他真的就在自己的面前。怎么可能,一定是她看错了,这一定是她的幻觉。可是触碰她脸庞的温度是热的,这不是她的幻想,但也不是她想要的遇见。她以为最好的结果就是再也不见。“你来干什么?”诺诺冷冷的问,秦晋霖怔怔的看着她,“我来找你。”“找我?”听到这个词,许诺顿时觉得荒唐。“秦晋霖,你找错人了吧,你现在应该陪的人是乔雨欣而不是我。”她许诺算什么?她许诺就是个结婚七年都留不住自己丈夫的傻子,她许诺就是为了爱情连自己的父母都可以牺牲的大傻子。“你、看到了?”秦晋霖小心的问,心顿时提了起来,许诺忍不住的笑。“你想说什么?难道还怕我看见了?你既然都做了,还怕什么?我们不过是有夫妻名分,却没有感情的刻意捆绑在一起的两个人,何必非要互相折磨下去?现在我的父母都不在了,我是不是继续在秦家也不重要了,离婚协议你应该看到了吧,签字,以后我俩两不相欠。”为了这份爱情,她已经付出够多的了。她不想再继续失去了。“两不相欠?”听着她的话,秦晋霖眼里不由得露出讽刺的笑来。“许诺,你说的倒是轻巧,你现在还怀着我的孩子,你告诉我两不相欠?你想我的儿子生出来就没有父亲,但是我可不想他一生下来就过单亲生活。”“谁说孩子是你的了?”一听到秦晋霖的话,许诺顿时防备起来。“不是我的,难道还是别人的?”“对,我已经有了新的男朋友,所以充其量你只是过去式。”许诺下意识的后退一步,秦晋霖就那么看着她,似乎是想要看着她还可以编到什么地步,但是他失望了。那张脸上看到的不是慌张,而是冷漠。是一切和他秦晋霖都没有任何关系的冷漠,在她的世界里,秦晋霖应该是已经成为了过去式。“许诺,如果让我知道孩子是我的,你知道我会不顾一切也要抢回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