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咚网

不敢让自己靠的太近,朋友之间不能走的太近吗,往事太近爱情太远,别和雷佳音走太近

发布时间:2019-10-21 18:03 出处:网络 编辑:iCMS

龙御天看着她的举动,凤眸微微眯了眯。

零点酒吧。 十点半,对于夜生活的人来说,狂欢刚刚开始。 酒吧里。 炫目的灯光,震耳的音响,狂热的人群,无一不让人沸腾。 吧台旁边。 林绾绾点了杯血腥玛丽,趴在吧台上小口小口的抿着。 好无聊! 哎! 这种地方当年她在M国的时候没去过一百次也去过八十次,早就没有新鲜感了。 林绾绾把椅子转了个圈儿,捧着酒杯,靠在吧台上。 她眸光扫了眼酒吧入口。 怎么没看到萧衍和萧凌夜呢。 该不会没来吧。 不会吧…… 萧衍明明看到她了,按照萧衍的性格,就算是生拉硬拽,也会把萧凌夜带来才对啊。 林绾绾摸摸自己的脸。 难道是妆画的太浓了,萧衍没把她认出来? 那她岂不是白忙活了? 回去? 不行不行! 戏台都搭好了,唱戏的人怎么能跑呢。 再等等吧。 …… 林绾绾刚来酒吧就有不少猎艳的男人注意到她了,尽管脸上的妆比较浓,但却没掩盖住她的好身材,男人们纷纷摩拳擦掌。 就在林绾绾等的不耐烦的时候,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凑了上来。 “小姐,介意我坐你旁边吗?” 林绾绾随意看了男人一眼。 男人身材清瘦,穿着一身黑色西装,带着一副无框眼镜,看着斯文白净。 她默默的跟萧凌夜对比了一下。 身材没萧凌夜好。 脸没萧凌夜帅。 就连穿着西装的样子也没有萧凌夜有型! 林绾绾刚想让他滚蛋,目光一转,突然看到他端着酒杯的手。 左手的无名指上,一道被戒指压出来的痕迹十分明显,一看就是结过婚,特意把戒指摘掉来酒吧泡妞的男人! 呵! 心情正不好,就有人上门来找虐。 不成全他都对不起自己。 林绾绾眸子一闪,笑着抛了个媚眼,“当然不介意。” 她那一眼妩媚又风情,看的男人身体发热,七魂丢了六魄,眼镜男立马就在她旁边坐了下来。 刚坐下,就闻到她身上诱人的芳香。 男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他一只手搭在吧台上,笑着跟林绾绾搭讪,“美女,心情不好吗,一个人来喝酒?” “是啊!”林绾绾笑着说,“家里男人管的严,好不容易才溜出来的。啧,当初结婚的时候说的好听,什么工资上交,我负责貌美如花,他负责赚钱养家,还说什么事儿都听我的。结了婚,老娘出来喝个酒也要管东管西,真是烦死了!” “呃……” 这话听着怎么这么耳熟呢。 真像他跟老婆结婚的时候,他承诺过的话…… 这念头只闪了一下,很快就被男人抛之脑后了,他笑着凑上来,讨好的说,“美女说的对,婚姻是爱情的坟墓,结了婚可就不自由了。” 林绾绾眨眨眼,伸手扯住男人的领带,声音低沉蛊惑,“那你……进坟墓了吗?” “当然没有。” “是吗……” 男人轻笑一声,顺势勾住林绾绾的腰身,凑到她耳边暧昧的说道,“想进坟墓,也得碰到美女这样能让我心甘情愿进去的人哪。” …… 林绾绾和眼镜男相谈甚欢。 而酒吧的一个角落里,空气已经冷到变成了南北极。 萧衍冻的直打哆嗦,赶紧按住萧凌夜的手,“哥,冷静冷静!那个眼镜男比你长的差远了,小绾绾眼光不会那么差的。” 萧凌夜身上寒气不减。 “哥,就算生气你也不能冲杯子发火啊,杯子是无辜的,它是玻璃的,不是钢材的啊……” 话音刚落。 “咔嚓——” 萧凌夜手里的酒杯应声而裂。 萧衍,“……” 妈呀! 萧衍缩缩脖子,赶紧躲到角落里去了。 他看向林绾绾的方向。 小绾绾啊,你怎么就这么想不开,要自寻死路呢。 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看在朋友一场的份上,我会给你超度的。 然而! 预想中的爆发却并没有出现。 萧凌夜眸光冰寒的往林绾绾的方向看了一眼,竟然生生的压住怒火,没有动弹。 萧衍不但没有放心,反而更害怕了。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爆炸。 以他对老哥的了解,老哥肯定在酝酿更恐怖的事情……小绾绾啊,你自求多福吧。 …… 林绾绾盯着酒吧入口都快把眼睛盯成斗鸡眼了。 她发誓! 她真的把每个进酒吧的人都看了一圈,就是没发现萧凌夜和萧衍。 林绾绾失望的叹口气。 毋庸置疑! 萧衍肯定没认出她。 难道就这么算了? 林绾绾有些不甘心,她好不容哄睡睿睿,说服姐姐,画了妆容跑出来,总不能明天再重复一遍吧? 想了想。 林绾绾突然有了主意。 她掏出手机,“咔咔咔”对准舞池扭动的人群拍了几张照片,然后又拍了酒吧的吧台,想了想又加了个自拍,又加了个和眼镜男的合影,凑成九宫格,发了个朋友圈。 配上文字——艳遇! 为了防止别人的误会,林绾绾特意设置了观看权限,设为仅萧凌夜和萧衍可见。 成功! 这样萧凌夜他们就该知道,她今天晚上来酒吧了吧。 唔! 这样等明天早上她回去,效果应该是一样的。 …… 酒过三巡。 “走?” 林绾绾和眼镜男都喝的差不多了,她遂点点头,眼镜男付了钱,搂着林绾绾纤细的腰身就出了酒吧。 凌晨两点。 不同于酒吧的喧嚣,凌晨两点钟街道上行人和车辆已经寥寥无几了。 路灯明亮。 灯光下,林绾绾的五官绝美。 眼镜男兴奋坏了,没想到今天猎艳竟然能猎到这样的绝色,他搂着林绾绾的手都收紧了许多。 “美女,去维也纳?” 维也纳是零点酒吧旁边的一家五星级酒店。 林绾绾轻哼一声,拉着眼镜男的领带就进了一个狭窄的小巷子。 那是一个狭窄的小巷子,只有一米多宽,小巷子两侧都是高墙,遮住了城市的霓虹灯,也遮住月光,显得十分阴暗。 林绾绾对他抛个媚眼,眼镜男骨头立马就酥了一半。 “小哥哥,花那个冤枉钱去酒店干嘛?我们……就在这儿!”

可谁知道,他在冷父冷母面前伪装的很好,可一进卧室,就递给她这份离婚协议书。

以前家里有司机保姆,还有冷父冷母,她还觉得有些挤,可现在,偌大的房子里只剩下她一个人。

以前家里有司机保姆,还有冷父冷母,她还觉得有些挤,可现在,偌大的房子里只剩下她一个人。给我承诺

她摘掉墨镜,激动的说,“小雅小雅,刚才那人是不是大老板?”

林薇就躺在沙发上等消息,不过为了防止林薇怀孕的消息泄露,客厅里连一个佣人都没有。

“他的确被人绑架了,在被人撕票之前,他逃掉了。那个时候通讯还没有这么发达,还没有智能手机……别说智能机,就连手机都不多,他不知道从哪里借到了手机,打通了老爷子的电话,然后,我们去把他接了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