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邦股份因子公司停产再戴帽 两高管两天减持套现1033万元

  ■本报记者 曹卫新 

  见习记者 李亚男 

  距离前次撤销风险警示刚过9个月,亚邦股份(现股票简称为“ST亚邦”)传来旗下仍有部分子公司未能复产的消息。8月9日晚间,一则公司股票实施其他风险警示的公告再次将亚邦股份推上了风口浪尖。8月13日,公司在停牌一天后再次复牌,股票简称由“亚邦股份”变更为“ST亚邦”。复牌当日,ST亚邦开盘即一字跌停,报收6.06元/股。

  对于此次因子公司临时停产亚邦股份再“戴帽”,《证券日报》记者致电ST亚邦投资者热线,相关工作人员表示,“目前,公司子公司华尔化工与连云港分公司已经完成全部整改,具备复产条件,后续复产需通过政府验收和审批后统一安排。”

  8家子公司停产二次戴帽

  2018年4月28日,为配合连云港化工园区企业停产进行环保自查自纠,公司所在灌南县堆沟港镇化工园区内的7家子公司和1家分公司全部停产。受8家子公司停产影响,公司股票于2018年8月14日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股票简称变更为ST亚邦。

  变身ST亚邦刚满两个月,公司子公司江苏华尔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尔化工”)、下属连云港分公司、连云港亚邦制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亚邦制酸”)3家企业已正式恢复生产。2018年10月31日,ST亚邦向上交所提交了撤销对公司股票实施其他风险警示的申请,2018年11月7日公司成功“脱帽”。

  记者查阅公告发现,截至2019年一季度末,公司停产的8家公司中,仍只有华尔化工、连云港分公司及亚邦制酸复产,其余5家公司尚处于停产中。

  屋漏偏逢连夜雨,受盐城响水“3.21”事故影响,公司下属连云港分公司、华尔化工、亚邦制酸自2019年5月8日起自主停产,进行安全隐患大排查及整改工作。停产期间,公司再次接到通知,在全市范围内开展化工产业安全环保整治提升行动,对所有化工企业进行评估。截至目前,除上述三家子公司外,连云港亚邦供热有限公司、江苏道博化工有限公司、江苏佳麦化工有限公司、江苏恒隆作物保护有限公司(含子公司金囤农化)正根据上述文件要求停产进行安全环保提升整治工作。

  由于上述公司2018年合计营业收入占公司2018年合并报表营业收入的73.05%,触及《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第13.4.1条规定“生产经营活动受到严重影响且预计在三个月内不能恢复正常”的情形,公司股票于8月13日再次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

  上述工作人员强调,“公司经营还是正常的,公司宁夏子公司以及园区内的固废处理公司一直处于正常生产经营状态,公司经营只是受到了停产的影响。目前来说,一方面公司还有库存,另一方面停产时间过长,公司也在通过对外合作,委托合作单位加工。同时,公司也一直在积极推进复产工作。”财务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一季度末,公司尚有5.1亿元存货。

  提及上述停产公司的复产时间,ST亚邦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今年政府对安全方面的标准有所提高,公司需要在安全方面做一个提标,后续的验收审批需等待政府统一安排。具体的复产时间尚不能明确,公司在加快各公司整改的同时,会保持与政府的密切沟通,积极推进复产工作,争取尽快恢复生产。”

  在分析师看来,ST亚邦不能稳定生产是大问题。有不具名分析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ST亚邦的产品是中高端产品,行业内其他公司也在积极进入该领域,对ST亚邦存在一定冲击。同时,公司本身没法保证正常生产的话,难以向下游客户稳定供货,3个月之后的话,其实也并不保证公司能够立刻恢复到正常的经营状态。”

  两高管两天减持套现千万元

  自主停产50天后,6月27日,公司对外披露了高管减持计划。

  减持计划显示,公司董事、总经理卢建平、副总经理周多刚、副总经理张亦庆计划于减持计划披露之日起15个交易日后的6个月内,通过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减持所持公司股份。其中卢建平减持数量不超过245.88万股,即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0.427%;周多刚减持数量不超过126.15万股,即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0.219%;张亦庆减持数量不超过22.93万股,即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0.0398%。

  7月18日,周多刚即减持77.42万股,交易均价为7.54元/股。次日,周多刚及张亦庆分别减持48.68万股、11.4万股,交易均价为7.48元/股、7.5元/股。据记者粗略测算,短短两天内,两名高管套现约1033万元。

  记者了解到,卢建平、周多刚及张亦庆曾对外承诺,基于对公司价值的认可以及对公司未来发展前景的信心,自2018年6月11日至2019年6月10日不以任何方式减持所持有的公司股票,包括承诺期间因上市公司股份发生资本公积转增股本、派送股票红利、配股、增发等产生的股份。

  承诺期刚过半个月,周多刚则在两天之内完成了126.1万股的减持,张亦庆减持股份也已近半。提及高管急于抛售股票的原因,ST亚邦曾在公告中表示,减持计划是卢建平、周多刚及张亦庆自身资金需要进行的减持。

  上述分析师告诉记者,“从现金流来看,公司2019年一季度经营性现金流为-6164万元,公司正常的生产经营活动不能‘造血’。高管集中减持的行为,不排除会让市场方面产生其对公司前景不看好的疑惑。”

  “对于存在环保风险的公司,监管部门对新产能的环评以及老产能的复产会比较严格。第二次发生停产事情,对ST亚邦整体的经营影响还是很大的。”上述分析师补充道。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