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从交警到吉林首富,身家205亿频陷行贿风波,今拟借壳上A股

吉林首富修涞贵控制的修正药业离资本市场又近了一步。

7月10日晚,吉药控股披露关于重大资产重组的停牌公告,公司拟通过发行股份等方式购买修正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修正药业”)100%股权。且自2019年7月11日开市起停牌,预计停牌时间不超过10个交易日。

吉药控股相较于大名鼎鼎的修正药业显得有些“寒酸”。据全国工商联发布的2018年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修正集团排名89位,2017年营收为637.63亿元。而吉药控股2018年营业收入只有9.42亿元。

在资产方面,吉药控股2018年末的资产总额为48.53亿元,而修正药业官网数据显示,早在2016年,修正药业的存量资产就已达到170亿元。这一笔收购堪称蛇吞象。

21世纪经济报道援引深圳某私募医药行研人士表示:“如果收购完成,将成为医药行业最大借壳案例。”

修正药业与吉林首富

修正药业作为目前国内最大的药企之一,它的前身不过是一家固定资产只有20万,但是亏损达到400多万的一家小药厂。而它的创始人修涞贵,在当时是一位交警。

1995年,吉林开始了国有企业体制改革。受国家严格控制的制药行业,也开始松动。此时已经当了20多年交警的修涞贵,放弃了自己的铁饭碗,决定转投向了制药行业,承包那个亏损400多万的制药厂。在1995年的吉林省,这样的选择,需要莫大的勇气。

让修正药业最广为人知的,是1999年在央视1套频繁播出的“四大叔”广告,让人记住了修正旗下的胃药“斯达舒”,从而大大提升了修正药业的知名度。据报道,当时修涞贵为这则广告的开销达到了300万元。

而在此后,修正药业在拍摄“良心药、放心药”系列广告时,又重金邀请孙红雷、张丰毅等影星为其站台。

但这给修涞贵带来的回报也是巨大的。据2019年胡润全球富豪榜显示,修涞贵夫妇以205亿元的财富,继续蝉联吉林省的首富。修正药业也成为中国知名品牌,成为吉林省医药行业的一张名片。

他从交警到吉林首富,身家205亿频陷行贿风波,今拟借壳上A股

屡次登上质量黑榜

“良心药,放心药,修正的药,管用的药”,修正药业曾经让人印象深刻的广告语,与其多次登上各级监管部门药品质量黑榜的行为,放在一起显得有些讽刺。

2012年4月,羚羊感冒药胶囊、斯达舒等陷入“毒胶囊事件”旋涡,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公布第一批抽检结果,修正药业被检出铬含量超标,涉嫌非法添加工业明胶。

事发后,修正药业选择道歉并召回产品,同时表示,公司计划在未来两年内,投资3亿元自建胶囊生产企业,但质量问题并没有因此而告终。

2014年11月,修正药业肺宁颗粒药材霉变事件再次引发了公众对于其产品质量的质疑,且企业存在故意编造虚假检验报告等行为,甚至被收回药品GMP证书。

最近的一次,在2017年6月29日,安徽省食药监局公布2017年第4期药品抽验不合格信息中,又一次出现了修正药业的身影。修正药业四川制药有限公司生产的咳特灵胶囊因为水分不符合规定上榜。

他从交警到吉林首富,身家205亿频陷行贿风波,今拟借壳上A股

身陷行贿风波

2017年7月,吉林省延边区中级人民法院的一纸刑事判决书,让修正药业行贿官员的秘密展示在大众面前。

据健康时报报道,吉林省长白朝鲜族自治县原县委书记褚来福受贿罪的判决,牵出了修正药业多年前的行贿细节。

修正药业集团董事长修涞贵将通化市制药股份有限公司的25万股股权授予给了褚来福,价值人民币25万元。

一审刑事判决文书显示,2007年褚来福在担任吉林省靖宇县县长期间,接受修正药业集团董事长修某的请托,收受修某通化市制药股份有限公司10万股权。2011年褚来福在担任长白朝鲜族自治县委书记期间,再次接受修某给予的通化市制药股份有限公司15万股权。

根据企业信用信息查询系统查询,通化市制药股份有限公司(现更名为通药制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企业法人,正是修正药业集团。

根据公诉机关当庭所呈的证据,修某证实,让公司财务经理冯某将10万元公司股票,办理到褚来福的名下,在路过靖宇县的时候将股权证送给了褚来福。

2011年5月,在和褚来福一起吃饭时,又安排冯某办理了15万股票送给褚来福。修某证实,送褚来福股票,是因为他是县长,为了方便沟通,为企业的发展提供帮助。

他从交警到吉林首富,身家205亿频陷行贿风波,今拟借壳上A股


标签: